当前位置:首页 > 长江经济带 > 科教文卫

《弘明集》:研究南朝文化的必读之书

2015-07-02 10:05     江南时报

5

大凡研究汉魏两晋南北朝文化史的学者,都不会忽略一部佛门典籍——《弘明集》。这部书是南京传世名著推荐书之一。

这部书由佛教思想家、律学大师僧祐编撰,不研究佛学的人可能不熟悉他,但是赫赫有名的《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就是他的徒弟。

《弘明集》读懂“三教之争”到“三教交融”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常常被吟诵,这既寄托着人们对当年南京佛教兴盛的追忆,也标志着南京曾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佛教之都。

南朝是南京佛教最鼎盛的时期,这个时代也成就了佛教思想家、律学大师僧祐。

僧祐编撰的《弘明集》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部护法弘教的文献汇编,书中收录了自东汉至南朝梁代五百年间教内外人士护法御侮、弘道明教以及与之相关的论文、书信、诏令、奏表等文章。僧祐在书首的自序表明了心迹:“道以人弘,教以文明,弘道明教,故谓之《弘明集》。”而书末,他又自撰《弘明论》,将当时社会上怀疑、排斥佛教的义论,归纳为“六疑”,一一加以辩驳。

据统计,今本《弘明集》共14卷,约14万字,各类文论据统计共185篇。全书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南朝时期佛教的基本教义、传播状况以及佛教与儒家、道教等本土思潮的相互关系,对研究佛学、南北朝文化史有极大的学术价值和一定的文学价值。

南京大学教授赖永海介绍,作为“六朝古都”的南京,曾经是多种文化的交会地。僧祐编撰的《弘明集》,以“弘道明教”为宗旨,把当时思想界就“夷夏之辨”、“三教关系”等问题展开论辩的最具代表性论著收录成编。该书从一个侧面也揭示了东传至中国的印度佛教,与本土的儒家、道教思想,如何由“三教之争”而“三教交融”,共同演化为中国古代三大学术思潮。

“历代的思想史、宗教史研究者,多将《弘明集》列为必读名著。”赖永海说。

避婚出家僧俗弟子达一万多人

“僧祐是南北朝时期最具影响力的高僧之一,也是中国佛教史上贡献最大、地位崇高的大师之一,值得深入研究和广泛宣扬。”对佛学颇有研究的徐文明教授说。

梁僧祐律师,建业(南京)人,俗姓俞。幼年时期就对佛法十分着迷,“幼入建初寺礼拜,欢喜乐道,不肯返家。父母怜其志,听许入道,师事僧范。”

14岁的时候,看到孩子大了有点着急,“家人密为访婚”,僧祐知道后,为了逃避婚姻,来到了钟山脚下的定林寺“投法达法师”,并立誓弘扬佛法,倡导大乘。

在受满足戒后,僧祐又竭思钻求,早晚研究最终精通佛教的律学。我们通常所说的“律”,通俗来说,以宇宙万物来说,大到天体日月的运行,小到鸟兽虫鱼的滋生、草木花卉的成长,是一种自然“律”的作用结果。而律,体现在佛教中,就是规范、约束僧团生活乃至一切活动的戒律。

“僧祐是影响很大的教育家,僧俗弟子一万多人,包括著名文学家刘勰。”徐文明指出,僧祐贡献很大,首先他是著名的律师和律学家,虽然他编撰的《众僧行仪》三十卷惜已不存,但该书对于僧人行止及礼仪立了规矩。其次,因为从小就出家,僧祐用了一生的时间致力于经藏的搜校;他的学问、著作与其长期整理经藏、研究经书有很大关系。再次,僧祐还是一位佛教史学家,为许多名僧立传,保存了大量佛教史资料。

历史还记载,南朝开国皇帝梁武帝萧衍也特别崇敬僧祐,凡佛教大事,都向他请教,晚年请他乘着皇室用的车入宫为六宫受戒。

参与栖霞寺摄山大佛、千佛岩营造

中国佛教雕塑遗产极为丰富,尤其是云冈、龙门等地的北朝石窟,但南朝由于遗物不像北朝保存得那么多,只能让后人从零星材料中探索一些线索。

徐文明认为,僧祐还是一位著名的艺术家,光宅大佛、摄山大像、新昌大佛都是在他负责下营造完工的,一些著名佛像也都委托他管理。由于长期亲自参加营建和铸造,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僧祐成为当时享有盛名的建筑、雕塑的设计家。有传说,被历代称颂的千年栖霞山千佛岩,心思巧夺天工的僧祐也参与营造。

摄山大佛在南京栖霞寺。该无量寿佛佛身连座高四丈,二菩萨高三丈多。近代,摄山大佛被涂水泥,只能从大体形制看出,与同时期的北朝作品属相同的风格。

栖霞寺再往上爬,就是千佛岩,现代很多人在此游览休憩或参佛。千佛岩内依山凿造的石刻,是南朝齐梁间封建贵族及一般佛教信徒所修。据江总《栖霞寺碑》记载齐文惠太子、豫章文献王、竟陵文宣王、始安王遥光及宋江夏王霍姬、齐雍州刺史田奂等琢造石像。这里共有窟龛294座,雕像515尊,大部分都是先后同时代的作品。

中央美院研究佛教艺术的教授金维诺先生金维诺评点认为,摄山大佛、千佛岩对了解僧祐及其所代表的南朝齐梁两代艺术家的水平与风格,有着不可代替的价值。

用“对牛弹琴”告示世人需从实际出发

“对牛弹琴”一词最早出自汉牟融的《理惑论》:“公明仪为牛弹清角之操,伏食如枚。非牛不闻,不合其耳矣。”其意思是,有一天,著名古琴演奏家公明仪对着一头老牛弹琴。他先奏了一首名曲——高雅的古琴曲“清角”。尽管公明仪自己觉得弹得十分精彩,但是,老牛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只顾埋头吃草。

僧祐在《弘明集》中也用“对牛弹琴”告示世人,做事要看清对象,有的放矢,从实际需要出发,才是做好一件事情的前提。

钟山定林寺在哪?

钟山定林寺因刘勰的《文心雕龙》学术成就而名垂青史。其实定林寺也造就了僧祐。不过当代的南京人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南京历史上有这座寺庙。

原来,随着战火等原因,定林寺自唐代后湮没无闻。南宋乾道年间,高僧善鉴移寺额于南京江宁方山重建定林寺。

1999年后,考古学者多次勘察,在钟山南麓发现该寺旧址,并在寺址考古中获得一批南朝至唐代的珍贵文物,它们有陶瓷质地的碗、钵、盏、灯、水注、罐、碾、臼、砚台等寺庙日常生活用品,还有石雕柱础以及筒瓦、板瓦、莲花纹砖、兽面纹和莲花纹瓦当、脊兽等建筑构件,生动反映了古定林寺僧祐、刘勰等寺庙僧侣的生活。

徐文明还特别提出,有这么一说“定林寺经藏,勰所定也”,只能说是刘勰在僧祐指导下,参与此事。

【责编:周欢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