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江经济带 > 舆情观察

官员自杀不能“抑郁”了事

2015-05-12 13:23     北京青年报

3月31日下午,多名网友发微博称,中午12时许,一男子从江苏宜兴龙背山森林公园的文峰塔上跳下。当天下午,宜兴警方证实,跳塔男子为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经抢救无效已死亡,他生前患有抑郁症。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其中,省部级官员有8人,厅级官员22人,处级官员30人,处级以下官员52人。在自杀原因中,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被认为是一大诱因。那么,官员为何这么多“抑郁症”呢?官员自杀了,能一纸“抑郁”了事吗?

其实,从现有的一些情况来看,有些官员虽然在死亡时被官方宣布为“抑郁症”,不过,在他自杀之前就有腐败的传闻,或者在自杀之后有官方证实正在查处其腐败问题的消息。所以说,有些“抑郁症”不过是事后自杀官员所在的单位给他盖上的遮羞布而已,或者说,这些自杀官员即使是患上了“抑郁症”,那也不过是因为担心腐败问题被查处,或者腐败问题正在被查处,而患上的“抑郁症”。

对于一些因腐败而患“抑郁症”的自杀官员,不能因为腐败官员自杀而善罢甘休,而应当揪出其余党,追缴其财产,对其他在位的官员予以警戒,不要以为可以再“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家人”。同时,也应当加快制度建设,让官员腐败寻租空间减少,那么,因此而患“抑郁症”的人也必将减少。

当然,也有些官员并非因为贪腐而“抑郁”,而是因为升迁、工作压力大而“抑郁”。这就有必要让我们思考一下目前的官场环境。因为工作压力大而“抑郁”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过去懒散惯了,随意一张报纸、一杯茶可以打发一天,而且能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现在突然“八项规定”来了,吃喝不能那么任性了,工作强度却加大了,难免“抑郁”起来。对于这种“抑郁”,我们还是要逐步加大他们的工作强度,改变他们的思想,让他们明白当官是“人民公仆”的道理,适应“新常态”。另一种可能是因为官场“一言堂”风气过甚,领导随意一句话就让人超强度干活,就能决定人的升迁。像仇和一样,口含天宪,随意撤换干部,随意给干部指派各种违背法律的拆迁任务,有些官员不得“抑郁症”才怪。那么,对于这种情况,我们要做的是必须健全法治环境,把领导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其他干部才不至于将神经绷断。

还有一种现象是,许多官员明明得了“抑郁症”,在这个官场几乎不可能再呆下去,但是他们就是不辞职,哪怕自杀也要留恋在这个官场。这就要思考一下我们目前的官场外部环境了。在我们这个国家,由于长期存在“官本位”思想,一个人为官了又辞职,不但为官场人、身边人所鄙夷,甚至连家里人也瞧不起。而且,他们在官场多年,官场的环境与社会环境完全不同,他们即使“下海”也无所适从。所以,许多官员即使“抑郁”,也要忍耐在心,不愿意辞职,实在受不了就选择自杀。什么时候我们能真正让社会氛围好转,当官和不当官一个样,官员才不会宁愿“抑郁”也不愿意“下海”。

总之,官员自杀了,不能由有关部门宣布“抑郁症”了事,而是应当深究其成因,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处理,同时更要净化官场风气与环境,让官员不再“抑郁”。

【责编:周欢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