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在大山深处的人

——彝良县农村危房改造“清零”工作纪实
2020-09-07 10:55     中国发展网

有这样一群人,每天奔走于大山深处,穿梭在农村房舍间。无论是日晒雨淋,还是道路崎岖坎坷,他们赶着时间,地毯式地把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的农村翻了个遍。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农村危房实现清零。

2019年8月16日以来,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彝良如期脱贫摘帽,彝良县多家企业积极响应彝良县委、县政府的号召,以更大的人财物积极投入到这场攻坚战中来。全县先后有13家企业抽调了115名技术人员、35辆越野车,跟随县住建局农村危房改造指导组专家深入全县15个乡镇133个行政村(社区),在镇、村两级干部的配合支持下对农村4类重点对象房屋进行安全等级认定、现场技术指导培训、竣工验收和户档资料指导,助力全县农村危房改造“清零”工作。

按照2019年9月9日彝良县委书记姚勇在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关于“全员出击、背水之战、冲刺奋战60天、苦干实干3个月,坚决打赢彝良县脱贫摘帽荣誉之战‘生死之战’”的讲话精神,一个多月来,这只队伍逐村逐村民小组逐户开展“清零”工作,只要有房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足迹。

铿锵玫瑰

在大家的印象中,“铿锵玫瑰”或许是指足球场上那支敢打敢拼的中国女足,或许是指排球场上那支所向披靡的中国女排,更或许是指军营中那群英姿飒爽的中国女兵,但在我们身边也有一枝别样的“铿锵玫瑰”。这朵“玫瑰”名叫曹良卫,是彝良县住建局党组成员、质安股股长,也是该局唯一的班子领导。

1

今年7月以来,按照《彝良县农村危房改造“清零”行动专项检查指导培训工作方案》要求,她负责挂片指导角奎镇的农村危房改造工作。角奎镇农村4类重点对象有1.3万多户,这每一户都需要住建人户户走到,这样的担子落在了她娇弱的身躯上。

曹良卫的丈夫在昭通市市供电部门工作,孩子还在上小学二年级,但因为工作任务太重,她只有将孩子交由母亲。她带领的22个工作小组,每天早上8点前就得出发,晚上从山上回来还得将当天的入户情况整理、对第二天的工作进行安排,等安排完已是深夜,见到孩子的时间都是孩子已经熟睡的时候。可孩子毕竟没有见到母亲,时间长了,他就开始怀疑为什么每天都见不到妈妈。一次,孩子打电话给她问到:“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曹良卫顿时愣住了,孩子怎么会这样问自己呢。“你爱我,咋个你弄个久都不来看我呢?”孩子那幼稚而纯真的问题,瞬间让原本坚强的她热泪盈眶,但使命与担当告诉她,当前的脱贫攻坚是是没有退路的,她只能不断地安抚着孩子,咬着牙坚持着。

小伙的坚持

云南建投集团彝良项目部有这么一个来自四川省广安县小伙。小伙子叫杨才华,今年31岁,作为企业助力彝良农村危房改造清零工作抽派的技术人员,他从8月份就开始便参加到了角奎镇工作组。按照要求,他们必须按县农危改办提供的名单挨家挨户的走到,可是彝良的村组道路大多还是土路,很多地方车辆根本就无法到达。一次,在角奎镇河湾村的村组道路上,他搭着村干部的摩托车入户,由于路实在坑洼不平,一不留神连人带车摔在了路上,等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右小腿已被排气管狠狠地烫掉了一层皮,即便这样,他也只是跟工作组组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事后,当有人曾善意地劝告他现在工作这样的辛苦,为何不借此受伤机会申请回公司上班,他断然这样回答:“因为答应的事还没有做完!”,简单的回答,却又那么不简单。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8

杨才华在完成角奎镇工作组交办的工作任务后,根据工作需要又再次调度到洛旺乡开展工作。洛旺乡是彝良县的一个少数民族乡,这里居住的群众比较分散,道路条件更加艰险,很多地方只能靠走路才能前往,9月的洛旺乡阴雨绵绵,道路湿滑,一些路段走路都很艰难,但他和同伴们一溜一滑,不知摔了多少次,圆满地完成了工作组交办的任务。

不倒的红旗

他的女儿今年9岁,有先天性心脏病,2017年在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北京爱幼华夏慈善基金的关爱和帮扶下完成了4个手术,术后每年8月份都需要到广州去复查,他的妻子在牛街镇中心小学上课,怀着二胎已9个多月,而他的父亲已退休多年,身体一直不好,他是全家的顶梁柱,可就是这根顶梁柱却不能把这根梁顶在家里,而是牢固地立在了洛旺乡的深山峡谷中,他就是县住建局人防股股长夏红旗。

正常情况下,8月份夏红旗本应该带着孩子去广州复查,但今年是彝良县的脱贫摘帽之年,农村危房改造又是“两不愁三保障”中的关键一环,住房是否安全直接关系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更关系到全县是否能够如期脱贫,因此,他只有将孩子的复查一拖再拖,将身心放在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

图片 12

图片 10

在农危改“清零”工作的日子里,他和企业抽派的技术员在走村入户过程中,遇到个别村干部对此项工作不理解,认为他们是来找茬的,不愿意为他们带路,或者是带着带着人就不见了。无奈之下,他和组员们只有一边打听着农户的信息开展工作,路不知走岔了多少次,但他们的脚步却从未停止。有一天,家里打来电话告诉他,他父亲流鼻血止不住,他才忙着下山回到牛街镇将父亲送到医院救治,可是面对如此艰巨的工作任务,老人住院他不能陪护,只跟局领导请了一天的假,请来亲戚照顾父亲便归队积极投入到工作中。

一个“不孝子”

他叫徐丰洪,县住建局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股股长,为了工作他当了一个“不孝子”。父亲已经身患绝症晚期卧床不起,妻子每天要往返新场中学上课,孩子还在上小学无人照顾。

图片 11

今年7月,徐丰洪的父亲经医院检查,结果为肺癌晚期,在医院住院治疗的1个多月时间里,父亲总是呕吐不止,他只好将其接回家中照料。可是今年是彝良县的脱贫摘帽年,工作任务繁重,当局领导安排他作为钟鸣镇农村危房改造技术指导组组长的时候,他没有回绝,更没有把家里的特殊情况告诉局领导,而是义无反顾地带着企业抽派的技术员深入到钟鸣镇的每个村组开展农危改“清零”工作。由于无法照顾到家庭,他和妻子商量后,把孩子转到了一所托管的学校上学,父亲由母亲照料着。时间在流逝,父亲的病情一天天恶化,可是他还是没有告诉局领导,直到9月12日,他从钟鸣返回县城参加全县农村危房改造专题推进会,会议开到晚上9点40左右,他才回到家,可是到家的时候父亲已与世长辞,当他问家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家人说知道他在钟鸣镇下乡,怕影响他的工作。

共同的责任

在彝良县脱贫攻坚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云南建投集团、领秀地产、琼宇地产、昭通城乡、昭通金嘉熙、信和地产、天祥地产、兴晟地产、彝良弘毅、彝良水务、彝良能发、彝良昌达、旭航地产等13家在彝良的企业为全县脱贫攻坚农村危房改造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与彝良的63万群众并肩奋战,冲刺脱贫摘帽,企业家们都说“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何恩军)

【责编:予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