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虎之恋

2020-05-27 00:5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自从有了微信朋友圈,“圈”里的各种视频就如春韭般层出不穷。于我,早就对其司空见惯,权当着一道道“精神快餐”吧。

那天忙里得闲,像往常一样翻开手机,在信息的汪洋里冲起浪来。不经意间,看到一位微友发了一个短视频到朋友圈,本以为又是什么不痛不痒、不咸不淡的东东,可随视频一起发上的一行文字吸引了我——“这是谁的妻子,又是谁的母亲、谁的女儿、谁的姐妹?愿天下所有高空作业的朋友平安!”

定睛细看,原来是一段记录一位建筑女工高空作业情景的实录短视频,虽然时长仅有区区十秒,却让我产生前所未有的震撼。

短视频里,一座紧张施工中的高层建筑上,一位腰间系着保险绳的女工,正背负一只装满建筑装潢材料的桶,咬紧牙关、手脚并用,使出全身之力向楼顶攀爬,仿佛一名在悬崖绝壁上拼搏的求生者。女工看上去来自农村,约莫40岁上下,皮肤黝黑而粗糙,仿佛那片浸透了风霜雨雪的土地,又如被岁月的尘埃侵蚀日久的树叶。那被安全帽压着的头发,露出沾着灰浆的发梢,在风中轻轻地、不息地曳动着。尤其是一张黑里透红的脸庞上,写满艰辛、坚韧与不屈:青筋暴突的额头上,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接连不断地顺着眉眼、鼻梁、两腮向下流淌,再沿着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层层滚落,沉沉地砸向身下机声隆隆的工地,在春阳下留下一条条带着光芒的轨迹。

而最令人感慨的,是那双与年龄不相称的手。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哦!干糙而枯槁的手背上,一根根筋络以一种扎眼的姿态暴露、突起、虬曲,宛若一条条挣扎的蚯蚓。而一个个粗大的、膨起的、坚硬的骨节,仿佛在告诉我们,这是一双长年累月干粗活、干重活、干杂活、干累活的手,这是一双被生计压迫过、被贫困煎熬过、被汗水浸泡过、被风霜侵蚀过、被委屈炙烤过、被岁月风干过的手,这也是一双编织尊严、浇灌希望、采撷幸福的手。

望着这双像扒钉一样死死抓着墙的手,望着悬崖绝壁般的墙体,望着沉甸甸的材料桶,我仿若听见交织的风声、喘息声、蹬踩声、摩擦声,心间顿生前所未有的“电脉冲”,掠过阵阵强烈的悸动与震颤,眼眶不知不觉中竟湿热起来。

这是谁的妻子,又是谁的母亲、谁的女儿、谁的姐妹?一刹那,我的眼前恍若叠影出无数个被汗水与心血洗亮的片段:数九寒冬,滴水成冰,母亲穿着一双露出脚趾的破胶鞋,在水利工地上一筐接着一筐地挑河泥,桑木扁担将肩膀磨得血肉模糊;妻子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奔走于一个个小区、一条条街巷、一户户居民间,不厌其烦地登记流动人口信息,口干舌燥地宣传法律知识;女儿为了筹集献给灾区的爱心款,主动到街头为商家分发广告单,一天干下来累得腰酸腿痛,可接过几十元工资时笑靥如花;师妹在繁忙的车间流水线上劳作了一天后,利用晚间进行业余文学创作,子夜时分依然在孤灯下孜孜笔耕……虽然岁月的桥梁横跨几十个春秋,可她们一样以最艰辛的付出诠释了一份最美丽的责任。

尽管只是一段视频、一截影像,但谁又能说这不是生活的原生态呢?谁又能说这不是苦乐年华的缩影呢?谁又能说这不是人生的涅槃与洗礼呢?在我的眼眸里,这位高空女建筑工人也许是世间最苦最累的人,却又是最美的人、最有资格畅饮幸福甘泉的人。她是我的母亲、妻子、女儿、姐妹的代表,是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中的一员,是如工蜂、兵蚁、老牛般默默奔忙的挑担人,她们将养家糊口的重任扛在肩上,将追求梦想的执著写在脚下,将奉献社会的赤忱种在心里,将对苦累的承受、对生活的依恋融为一体。纵是经受再多的困苦、疲累和曲折,也不怨不怒不嗟不馁,亮给世界的是艰辛攀登的背影,是永不放弃的步履。

远处,一座楼的外墙上,一簇初生的爬山虎正将稚嫩的芽须艰难地向上延伸,疾风一次次将它们的小手从墙上硬生生地掰开,可它们当即又顽强地抓上去,且抓得更紧更牢更实更久。未来的日子里,它们注定会遭受更多的风霜雨雪、电闪雷鸣、烈日炙烤、干旱肆虐、野火焚烧……可它们一刻也不会停下向制高点节节迈进的征程。而这种知难而进、临危不惧的攀登,也将贯穿于它们的一生,绵延于它们生命的每一个瞬间。于它们而言,这样的攀登犹如炼狱般痛苦,却又仿若涅槃般幸福,因为,它们把一墙的葱茏、一地的阴凉、一腔的爱恋,都献给了自己钟情的每一个日子,献给了身前身后的每一个空间。

我不禁又想到那位高空作业的女工,她不也是芸芸众生中的爬山虎吗?如你如我如他,在生活的峭壁上顽强攀缘——有跋涉的艰难,有前行的慰藉;有身心的疲累,有收获的甜蜜;有频仍的挫折,有不竭的热血;有失意的怅惘,有永翠的憧憬……脚下,是无悔的过往;头顶,是无怨的苍穹;心中,是无垠的远方。永不凋敝的,是对酸甜苦辣、阴晴圆缺、寒来暑往的如水情怀,是对五味人生的诗意眷恋。

没有比梦更高的墙,没有比汗更浓的汁,爬山虎将一个个带血的足印,镌刻在平凡而不朽的草根春秋里……

【作者简介】

孙成栋,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盐城市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盐城市诗词协会理事。近年来,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人物传记》《中国新闻出版报》《农民日报》《四川文学》《扬子晚报》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诗词、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并获中宣部“鲜红的党旗 永远的长征”征文二等奖、《扬子晚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一等奖、江苏省全民阅读先进个人等多个奖项。

【责编:劲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