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六月 温柔时光的皱褶——致中考前努力的孩子们

2020-06-29 22:28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又是一个流火中的六月,

又是一个苦读后的黄昏。

明晃晃的西山太阳直直铺在窗子上,这一扇扇窗子,在市委戴源书记的亲自关心下,空调把她们吹成了名符其实的“寒窗”。明黄的阳光喜气洋洋染着教室里一片喧闹,学生们急切排着队,引颈顾盼、叽叽喳喳,赶着趟儿去了食堂,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打开门,教室里的空调冷气飘逸在教学楼的走廊,风带着浓浓的暖意瞬间裹着着丝丝清凉。楼下的树葱葱郁郁,极致张扬生命的活力。新生的树叶带着点嫩黄,慢慢舒展开了,靠近树干的老叶子则泛着蜡样的光泽,新陈代谢,生生不息。一根树枝越过了三楼的栏杆,傲娇的将小手伸了进来,像是仰着脸求表扬的孩子。近前蹲下,这是一串奇特的种子,每一根细细的茎上都对称的长着两个长着翅膀的果子。双翅均匀地展开着,翅根是草绿色的,略深,越靠近翅尾就越薄,边缘慢慢染上了朱红色,映着桔红色的太阳光。好像他们随时准备飞去别的地方。

这是什么果子?我把目光投向了那棵树,那是什么树?

去年,前年,一直追溯到我们来这的时候,只知道每年秋天它都是红彤彤的一片,理所应当的认为那是枫树。问了度娘,才知道它叫槭树,而枫树只是其中一部分的俗称。它是著名的观赏树种,树姿优美,叶形秀丽,秋季树叶渐变为红色或黄色,或是青色紫色,绚烂多姿。

我知道枫树,却不知道槭树,尽管它是如此奇特。

喧闹声由远及近,吃饭的孩子们回来了,二十分钟还不到。一个小姑娘排开众人冲了过来,看见她亮晶晶的眼睛,我立刻气沉丹田,站稳身子。果然,她直直的飞过来,我一点也没有晃,很稳的拽住了她。一个腻腻的抱抱,再蹭两下头,像极了家里的小猫,然后匆匆跑开了。声音远远传来“我要上自习了”。

孩子们回来了,教室里静了下来,不时响起翻试卷的声音,偶尔的小声地讨论声,声音都很轻。我低着头继续看书,一双脚慢慢挪到了我面前定住了,脚尖似乎有点不安,相互蹭着。“老师,我做了份试卷,您能帮我看看吗?”我一抬头,他赶紧又加了一句“您要是忙,那我回头再来”接着便不出声了,拿着笔和本子的手攥得紧紧的。我一开始说话,他便开始写,只有问他懂了没有时,才嗯一声。直到结束,他也没有抬头,拿着本子回去时,小声问一句:“老师,我过两天再写一份试卷,您能再给我讲讲吗?”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才长舒了一口气。这是我接这个班以来,他第一次主动找我说话。

下课的哨子声响了。小班长走过来:“老师,今天第十二题到底是举例论证还是对比论证呢?我纠结了很久,写了两件事,是不是对比?”她拧着眉毛,揪着衣服。“那写两件事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反过来问她。“奥,我明白了,我完蛋了,那一题四分!”教室里其他地方也传来一声哀嚎,夹着几声庆幸。她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又勤奋有认真,通常是家长们拿来和自家孩子比较的。可是,每天早上,一到教室,趁着同学和老师没来的时候赶紧眯上一会的也有她,只要上课铃一响,立马坐正,哪怕一个哈欠正打着,也立即咽回去。

放学了,清冷的月光照在窗子上,没有灯,教室里也亮堂堂的。教室外面,槭树在月光下静默着,经历了寒冬与酷暑,它会在深秋时迎来属于它的五彩斑斓,成为秋天里夺目的风景。那长着翅膀的果实会借着风飞到他们的新家园,无论贫瘠还是肥沃,都能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独一无二的那一棵。孩子们排着队经过槭树的旁边,翅果上的小翅膀迎着风微微摆动,路灯下那些孩子也渐渐成了一队远去的影子,但那影子仿佛慢慢的生出了翅膀。头顶上,星月争辉,银河灿烂。

岁月无痕,青春有梦;韶华在手,乾坤未定!孩子们,愿你们的心有所待,匹匹都是黑马!

【作者简介】

 

董连霞,女,盐城市新洋实验学校语文学科骨干老师,在教学和教研一线已有二十载。喜欢阅读美文、热爱生活。2017年,她被市妇联、市司法局和市中院评为“盐城市崇法尚德好母亲”;2018年,她的家庭被市妇联、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等部门和单位评为盐城市“书香家庭”示范点。

【责编:劲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